热点: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人物 > 草根人物 > 正文
云南小伙刘硕在北京开米线店:小吃店一年到头不得闲
时间:2015-01-14 07:23:24    来源:好创业网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人物首页    我来说两句()

 一年到头不得闲vWV好创业网--您的创业好帮手

  上午9点开门,用餐高峰期后才能顾得上吃饭,回到他在北京租的“家”,常常要晚上11点以后了
  上午9点,这家位于北京市朝阳区朝阳路上的云南米线店照例开门迎客了。10平方米左右的厨房里,刘硕和厨师小马正忙着洗菜、择菜,为中午用餐高峰期做准备。
  11点多,来店里吃饭的人多了起来,6张桌子几乎全部客满。外卖电话也接连响起,刘硕要忙着招呼顾客点餐、收银,还要抽空去附近办公楼里送外卖,每分钟都过得像打仗一样。等他和伙计们坐下来吃午饭,已经到了下午2点多钟。
  午饭后去东郊农贸市场采购一些辅助食材、调料等,5点多回来后又迎来晚餐高峰,他和伙计们要忙到晚上8点以后。
  吃晚饭、打扫门店、盘点库存、准备特色小菜……忙完这些,时针就指向晚上10点多了。等回到他在东大桥附近租的房子,一般要晚上11点以后。
  27岁的刘硕就是这家米线店的主人。除了春节前后几天歇业回家,一年到头,他每天的生活基本在店里度过。
2131351I1-0-lp.jpg
  6年前,这位瘦瘦高高的小伙从家乡云南省红河州开远市只身来到北京闯荡,在一家箱包厂找到了工作。领到第一个月工资时,着实让他兴奋了一阵子。慢慢他才发现,每个月2000元的工资,仅够维持最基本的生活。
  在箱包厂,刘硕逮着空就向老员工学习。“那时候我常常想,如果有一天,自己也能开一家公司,该怎么经营运作。”3年后,刘硕“下海”了。他先是投资玉石,想“狠赚”一把。没想到玉石行业风险大,困难多,几个月下来,他几乎把家底赔了个精光。
  投资失败后,刘硕消沉了一阵子。他明白了一个道理:投机没有出路,实干才能兴家。他注意到,在北京的街头小巷里,桂林米粉店门面不大,生意却是红火热闹。“每次经过那些店门前,我总会和家乡的米线对比一番。”他盘算着,桂林米粉能在北京发展起来,云南老家的米线为什么不能?
  说干就干。2011年底,刘硕为米线店做起了准备。经过多方打听,他了解到北京大约有600多家桂林米粉店,多为加盟店。他决定学习桂林米粉街边快餐的模式,把家乡原汁原味的米线带到北京来。
  去年5月1日,经过半年左右的筹备,刘硕的米线店终于开业了。
  为什么选择“五一”小长假这样特别的日子?面对记者提问,刘硕说:“主要是想先有个适应期,我们做的是快餐,如果选在工作日开业,客流量大了担心店里忙不过来。”
  难题一个接一个
  贷不到款,办证程序又烦琐。要让60多种菜品保留云南的原汁原味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
  对刘硕来说,开这家米线店并不容易。
  先是筹备资金难住了他。当年做生意失败后,欠了不少钱,开店的资金从哪儿来?“找银行贷款,没有抵押物,再说这么小本的买卖也没人愿意贷给我啊!”刘硕只能向亲朋好友求助——七拼八凑借到15万元,成了米线店的启动资金。
  紧接着,如何把云南原汁原味的米线搬到北京来更让刘硕犯起了愁。云南当地的米线店各有特色,一般每家店的米线品种并不多,而北京则不同,来自天南海北的食客在这里聚集,他觉得如果口味单调,生意可能不太好做。
  为了确定店里卖哪些米线,他特意回家乡的米线店里观察学习。“所有的产品都要先过自己这关。”经过反复对比和实验,将想法与厨师沟通,他最终选定了16种口味不同的米线,其中包括云南红河州特色的“小锅米线”。
  除了米线,刘硕还想开发一些云南当地的特色小吃。他又去请教家乡的休闲餐厅,“研发”出16种具有云南特色的米饭套餐,再加上藕片、香菌丝等特色凉菜和云南当地食材研制的饮料等,一共60多种菜品,米线店的菜单雏形就这样形成了。
  要让这60多种菜品保留云南的原汁原味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。米线是店里最重要的食材,云南当地“软、糯、滑”的手工米线在北京难以买到,要从家乡采购。不仅如此,和米线、米饭套餐搭配的其他配菜[来源:www.cyonE.com.cn/],如酸菜、黑大头菜、藠头、辣椒等,甚至用来制作饮料的玫瑰糖,都是刘硕从云南采买后再运到北京来。
  这么多种食材,刘硕要选好当地供应商,还要计算好采购量和时间。“一次进货太多,长期储存食材新鲜度难以保证,但是进货太少成本高,而且容易断货。”
  不过,刘硕坦言,相比采购当地食材,更大的困难是难以招到合适的员工。
  为了做出地道的云南味,他坚持所有厨师都从云南招聘。从云南来到北京,厨师们普遍反映生活压力太大。“云南四季如春,空气好、生活节奏慢,他们很难适应北京快节奏的工作状态。”刘硕说,工作日尤其繁忙,两位厨师除了要应对用餐高峰外,还要准备配菜、小吃等,几乎从早到晚都没有空闲。
  由于太辛苦,米线店开业一个月,所有员工都辞职回家了,店里一度运转不开。“那时候真是心灰意冷。”他不得不再次回云南“招兵买马”,还把老家的妈妈、姨妈都拉来帮忙,才将店面勉强维持了下来。
  吸取这次教训,刘硕努力学起了厨艺。不会做饭的他在短期内迅速掌握了店里大大小小60多种主食、小吃、配菜的做法。
  当然,除了学好厨艺应对不时之需外,刘硕也不是甩手掌柜。送餐、端盘、洗碗、收拾桌子、杂工,只要店里有活儿,他就闲不住。
  他至今记得去年“7·21”暴雨当天下午,他接到附近单位的送餐电话,打着雨伞冒着倾盆大雨去送餐,回来后全身都湿透了,但他没有丝毫怨言。“顾客选择了我们,就是对我们的信任,一定要珍惜。”
  刘硕说,借钱起家还不算最难,最发怵的是开店要办的各种“证”:健康证、餐饮服务许可证,还要去工商局申办营业执照,去税务局办理税务登记。一开始,他不知道需要准备哪些材料,程序也很生疏,好几次由于漏了材料而白跑半天。
  肯坚持才有希望
  房租贵,无医保,“想买房子,首付还差不少钱”……但一路跌跌撞撞,他的初衷始终未改
  如今,刘硕每周要打电话从云南当地供货商那里采购10多种食材,米线店的日常经营已经步入正轨。
  环顾这家米线店,6张桌子整齐排列着,免费WiFi和空调开放的标语提醒着顾客们。店里不时传出云南方言,有食客的,也有员工们的,处处是温馨的生活气息。
  这也正是刘硕想要呈现给顾客的感觉。
  店里曾经接待过一群来自天津的顾客。“他们是看了朋友在微博上的推荐,大老远开车过来吃米线的。”一些顾客吃过米线后,常常在微信、微博上给他做免费推广,慕名而来的客人也有很多。“能得到顾客的肯定,就是对我最好的回报。”
  回顾自己的创业历程,刘硕用“苦中带甜”来形容。和老家的同龄人相比,他的经历明显要丰富许多。“不想找份工作安安分分过一辈子,总觉得年轻人就该多闯一闯,活出真精彩。”
  20岁出头来到北京,家人问他对北京的感觉如何,他的回答意味深长:“大。”北京之大,不止在于东南西北所廓出的地界,更在于这座城市给他提供的舞台,更在于他想要追逐的梦想。
  现在,他已经不适应云南老家的生活了,“节奏太慢,一觉醒来不知道该干什么。”刘硕说,当地人有时候吃顿饭、喝喝酒、聊聊天,四五个小时就过去了。而在北京,他体会到了家乡那个边境小城不曾有过的忙碌,也看到了更多机会。
  刘硕想要追逐的梦想是什么?“希望在外打拼的云南人能尝到正宗的家乡味道,也希望更多人了解并喜欢上云南味道。”说来简单,但他确实尽自己所能坚持着。
  从小,刘硕的胃口就不太好,有几次甚至胃疼得直不起身来。开了米线店后,饭点往往是店里最忙的时候,很少能按时吃饭,饭点过后,又常常没有胃口。但他觉得,只要有希望,就算再苦再难也不怕。
  最近,米线店的租金每月要涨2000多元,家里人都想着换个租金相对便宜的地方,但刘硕坚持留下来。“开店一年多,和周围很多人都有了感情,怕搬家后别人找不到。”就这样,他又在原地坚持了下来。
  “遇到困难时,不下100次想过要放弃。”刘硕一度撑不下去,但心底另一个自己又在说:“坚持吧!坚持吧!”一路跌跌撞撞,他的初衷始终未改。
  前不久,刘硕的第二家店也开业了,选址在建外Soho办公区。他变得更忙碌了,不仅要早出晚归,还要在两个店来回跑。筹备新店的过程中,他和伙计们合力设计了店面的布置,又亲自去挑选装修材料,摆件饰品等,一点一点将新店打造成今窗明几净、整洁有序的样子。
  在北京漂了几年,刘硕也想在北京给自己安个家。现在,米线店每个月能挣几千元,“想买房子,首付还差不少钱”。另外,他还怕自己生病或者有点别的意外。“没有医保,在北京看病可不是个小数目。一旦有个大病什么的,米线店肯定经营不下去了。”
  刘硕说,困难从来就有,关键是要敢闯敢干。正如他最喜欢的那首歌《不可一世》里唱的:“从没信要屈膝面对生命,纵没有别人帮,一生只靠我双手。”
关键字:
分享到:
责任编辑:佚名
>> 热门搜索
手机客户端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