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点: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创业学院 > 市场营销 >  营销人物 > 正文
羽泉:我们要改变什么?
时间:2015-02-24 00:25:43    来源:好创业网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资讯首页    我来说两句()

 当音乐遭遇互联网,变成免费传播的时候,作为一个歌手、作为一个参与者,作为一个运营音乐产业公司的人,他该用什么逻辑判断这个行业的发展路线?6Ud好创业网--您的创业好帮手

继2013年《我是歌手》第一季夺冠之后,羽泉“火”上了一个台阶。而这似乎只是一个阶段性的开始。2015年1月9日,周五黄金档时间。晚上7:30,CCTV3《中国好歌曲》;晚上9:10,浙江卫视《奔跑吧兄弟》;晚上10:15,CCTV2《创业英雄汇》……强势电台的三个黄金档热门节目,都能看到羽泉或者胡海泉的身影,这也算破了纪录了。
20150204154543_20680.png
而在娱乐表象的背后,在某个更宽阔的领域,羽泉在运筹一盘更大的棋。
2014年底,在接受《成功营销》的独家专访前后,羽泉做了几个事情:
一张特别的、“没有专辑的专辑”;一场九万五千多人买票观看的演唱会、“不在现场的现场”;两个APP“就是羽泉”和“黑马”的上线。
如果说“跨界”是这几件事情的一个共同标签,在这个标签之后,羽泉在做的,是把多年对音乐产业的反思,落实到解决方案的尝试上,而尝试已经从自身开始。
“当音乐遭遇互联网,变成免费传播的时候,作为一个歌手、作为一个参与者,作为一个运营音乐产业公司的人,他该用什么逻辑判断这个行业的发展路线?”胡海泉对《成功营销》记者说。
互联网在颠覆很多行业,对音乐行业的颠覆,多年前早就开始;而音乐行业时至今日一直在被动适应。会有商业模式、战术实施者能利用互联网优势、结合传统音乐强势来袭,如小米“震撼”手机行业一样来震撼中国音乐产业吗?
在一年多前,也就是2013年年底,当胡海泉在他们自己的公司——巨匠娱乐文化有限公司(简称:巨匠娱乐)的同一间办公室接受《成功营销》记者专访时,他曾表示,希望把“羽泉”作为一个试验品,实验音乐、娱乐、商业与互联网的一切连通。然后,“让改变发生”。
让我们看看他这一年的试验项目。
20150204154555_16813.png
 
羽泉的实验
跨技术:一场演唱会9.5万名买票者
2014年12月24日,羽泉“敢爱”圣诞演唱会将在北京工体举行,这是羽泉的第五个“圣诞秀”。不过,共同买票看这场LIVE的,不是工体观众容纳数——5000位,而是95018位。
这个案例,一个重点在于“95018”这个人数,另外一个重点则在于“买票”。
“95018”这个数字,一个是5000张工体现场开票数,另外的90018张,是其合作伙伴乐视音乐售出的线上门票数,约等于18个工体馆开票数。这两部分观众都是买票观看的,后者的售票是30元一张。
这场被羽泉与乐视音乐称之为“第一场线上+线下全流程互联网演唱会”的项目,创造了用8分56秒就卖掉了第一波网络预售票的纪录,“一场工体演唱会的座位数,大概是5000余个,而乐视音乐仅花了8分56秒,就让购买线上直播预售票的观众,坐满了整个工体。”合作方的新闻稿如是描述。
胡海泉对《成功营销》记者笑谈,他很感谢乐视音乐将票价定为30元而不是10元一张,因为后者的象征意义更大些,尽管中国的互联网已经习惯了免费,但是这次的合作,重点是要产生商业价值、探索商业模式,而不仅仅是热闹和口碑。
而羽泉非常看重这次尝试。一个例子是,当音响师问胡海泉,因为增设了网上直播演唱会环节,那么音响效果重点照顾哪一块?是现场体验还是线上体验?而胡海泉的回答是线上。他解释:“你说几千人重要,还是十万人重要?我相信这个音响师的能力不能把现场打造得很烂,因此我肯定选择线上重要。”
这是态度。这种态度的背后,是羽泉对这种模式的重视,对其未来前景的实验。“线上+线下全流程互联网演唱会”不是一个噱头而已,羽泉与合作方基本探寻了目前技术条件下能实施的“群众参与、群众表决、群众自HIGH”方式,用一组数据说明:价值442148元奖品进行预售抽奖&现场抽奖、3423000次演唱会曲目征集微博阅读、7376选票评选演唱会经典桥段、4610位网友从7个网友设计海报中评选出《敢爱》专辑官方海报、127330个现场大屏弹幕,最终演唱会及相关话题的微博讨论达到5827000个(图表一)。
从商业角度,这是成功的实验。按照90018张票、每张30元标价,这个举措就为这个演唱会增加收入270万元。因为演唱会的线上同步,是一种增值服务。“我们并不因为有线上直播,就需要增加很多的成本;在现场座位有限的情况下,用平板看演唱会,相当于是一种增值的商业模式”,胡海泉表示。
相对于短期的商业目标,羽泉更大的目的,是接这个演唱会去尝试音乐产业可能的商业模式。胡海泉向记者表示:“一定要有人做新的尝试,无论从技术层面还是其他创新层面。我们2014年圣诞节演唱会能做的也还很有限——是在现在技术能够允许的情况下、现场无线的环境在可行性的情况下能呈现的互动,而未来想象力是无限的。技术在进步,在线直播的效果正在越来越好,我相信,未来很多场合的音乐都可以用在线直播的形式展现。”
跨渠道:让音乐更多触达消费者
2013年年底,羽泉发布了一张U盘形式的新专辑,售价150元。时隔一年,2014年11月,羽泉发布《敢爱》新专辑,这是一张没有“专辑”的专辑,它通过和智能耳机VOW的合作,将高品质的无损音乐文件植入耳机音乐播放器中。此外,充电宝、蓝牙音箱、入耳式耳机甚至红酒等产品,也成为新专辑的载体:扫一扫这些产品的包装上二维码,新的专辑就可以下载,这样的实物合作一共有十三个。
如果说之前U盘专辑还保存了专辑的实体,那么这次的二维码专辑,则彻底打破了人们的固有想法。在胡海泉看来,在互联网音乐已经完全颠覆的今天,完全没必要抱着旧有的形式、非要以CD为载体。
而这次的尝试,还有另外一层想法:这次并非向羽泉粉丝卖产品,而是向买产品的人推广羽泉。胡海泉表示,在甄选合作时他看了很多的团队、产品,“这次我们甄选合作产品的标准,应该是其本身过硬,即使是没有羽泉的合作,它也应该卖的出去、受人欢迎”。
投资实体商业,一直是胡海泉的一个梦想。2000年羽泉刚出名时,他就“忽悠”陈羽凡一起做了音响器材投资,之后作为一个风险投资人,从智能手表、网络游戏甚至到太阳能无所不包。经历过多年商业项目成败的他,对投资实体商业产品的风险也看得很清:“这次,我们同时合作13款产品来卖一张专辑,其实哪一款产品我都没有办法平均我的战斗力。在这里面,我们就要判断出来哪一个产品、团队是更属于未来的,有创新力的,然后以后会深度合作。”“这个有点像轮盘赌。”他对记者笑谈。在未来,他希望通过那些最终成功的商品,接触到更为广泛的人群,“不是仅仅让几万人买我们的产品,而是让几十万人甚至更多人听到我们的作品”。
通过更多的渠道——而不仅是传统的音乐媒体来触达消费者,这是羽泉在这个专辑的“小”改变之后,所寄托的大期许。
跨平台:移动端的粉丝收集与变现
在与羽泉专辑《敢爱》合作的13个产品的外包装上,除了专辑的二维码,还有另一个二维码,扫描,就可以下载“就是羽泉”APP。
在2014年11月份羽泉的新专辑《敢爱》的发布会上,胡海泉宣布了他们分别合作、投资了两款APP:一款是“就是羽泉”APP;一款是“黑马”APP。前者是羽泉的粉丝阵营,后者是票务平台。
“就是羽泉”APP基本集合了歌迷粉丝互动的所有形式:包括羽泉给歌迷的每日语音问候、参与羽泉录制的节目机会、节目预告、互动帖等等,基本所有微博微信能够实现的功能,都能在这个APP找到。
和其他明星的粉丝营相比,“就是羽泉”有什么本质的改变?我们看看一个小设置:“今日距离”。在APP首页显示,羽泉在“浙江嘉兴市附近”,“我与羽泉相距1091公里,打败了62%的粉丝”。
从功能上来看,这个APP充分利用了移动营销的相关方式,而不仅仅是玩形式;从目标来说,早在2013年,胡海泉在接受《成功营销》记者专访时,就表达了他的出发点:“要通过互联网快速的做深度价值观的内容,包括通过互联网跟粉丝完成真正的连接。”
而这个APP的真正运作上线,也仅仅是一个“试验”。“这个APP希望形成垂直的、粉丝聚合的产品。通过这个船票,我们对粉丝管理有经验了,也会知道这个平台,未来会对其他演出产品、歌手、明星的管理产生什么样的影响。”
而在商业层面,胡海泉坦言:“这个实验的意义在于它本身要形成一个良性的模式,既是产业链的一个有机组合,又是本身能够盈利的”。
粉丝集合只是音乐娱乐产业中的一环。另一个重要一环,票务购买,羽泉试验的形式是另一个APP:黑马票务。
“目前这个APP只是一个开始,我希望它能整合多种资源,能够出售话剧、音乐节等票务。”在胡海泉看来,传统的演唱会售票形式太麻烦了,在不久的未来,消费者从获得信息到看演唱会入场只需要两个步骤:手机下单、获得短信代码。然后就凭短信代码看演唱会。而随着这种方式的发展,如果不考虑政府的管制与垄断资源的管制,基本上如果你有粉丝,你就可以开真正的演唱会——而交易平台就是一个移动互联网平台。“如果不是我们这次实验的黑马票务,也会有别的团队做这个项目。”而试想得更长远一点,黑马票务不仅仅是一间票务公司,它会成为整合演出的一个平台。未来通过一个平台整合,任何一个人想组织一场演出都有机会,不一定非得是演出商,或知名的艺人。它的价值就在于让所有人都有机会变成演出商,都有机会变成艺人。
 
20150204154608_24017.png
 
羽泉的思索
当音乐遭遇互联网,什么是创造的原点
“如果我们按照过去的商业逻辑:我拥有一个艺人,他可以天天去演出,然后我收他演出费、管理费——这个模式到现在也是一个不错的营销模式。但是——我不相信这个模式是可以持续的,或者说,它是一个适应时代、真正优秀的方法。”在专访中,胡海泉对《成功营销》记者表示。
从出道以来,羽泉遭遇的就是整个唱片产业载体和版权变革的十年。如果说过去的十几年羽泉之所以“活着”是因为适应了市场,那么活着的同时,也在不断的思索“为什么”和“怎么办”。
那么,当音乐遭遇互联网,什么是创造的原点?
●内容:原创I P永远是基础
在“羽泉”这个组合里,陈羽凡和胡海泉分工明确:羽凡负责内容的把控,例如音乐或者视频这些内容的监制,包括演唱会的形式等。而海泉负责对外合作构架、管理,并且因为个人兴趣更多涉足了科技、创投圈。
而两个人共同认知是:不管趋势如何变化,“音乐内容”永远是最有价值的。而如何给音乐注入增值的效果,才是最需探索的东西。
“作为内容,音乐不论以任何载体呈现和触达消费者,保证内容的优质仍是核心竞争。”陈羽凡表示。
“马云和马化腾注资华谊兄弟的事情再次表示,这个行业(娱乐行业)从来都是靠IP、靠内容来解决问题的。而且内容是可以跨界的。资本有优势,但是这个行业的问题,从来都不是花钱就能解决的。”胡海泉表示,如何能在新的服务、渠道上做跨界整合,用嫁接本身给音乐带来增值的效果,完成音乐产业新的营销的方式、渠道的拓展、注入互联网思维——这是在优质内容基础上要做的事情。
●数据:用数据搭建音乐的闭环
羽泉用了相对较多的精力,和QQ音乐谈合作,目前能够做到的是给羽泉专门制作平台,这个平台上的访问可以通过微电影导流到“就是羽泉”APP、或者演唱会售卖,但是羽泉希望实现更多的是大数据的分享。
做“就是羽泉”和“黑马票务”两个APP,包括乐视在线演唱会,胡海泉也希望,用之后反馈的数据做更多的事情,用数据来导流和贯通“音乐的闭环”。
“如果做一个音乐平台,但只是把平台当成是一个版权管理和收费者,你即使是做全中国最大版权份额的管理,其实也不能解决音乐产业的事,这是我看的真相。”
●团队:跨界的人完成跨界的事情
“我希望找到属于未来的团队。”胡海泉说。而这个团队不仅仅是靠经济联系在一起的,而是一定要志同道合、目标一致。他将用接下来的半年来做这个事情,并且要嫁接更多的资源、引入拥有更多资源的合伙人。
【采访手记】
如此高调做商业,犯了错怎么办?
2013、2014,两年年底的同一个地点的采访,每一次,《成功营销》记者都会问胡海泉:为什么羽泉做起商业如此高调、犯了错怎么办?
在采访中,胡海泉已经表示,目前的一些尝试,从收入角度其实和羽泉现有收入来讲不可比,同时也承认一定有犯错的可能。但是“更重要的,是‘尝试’这个行为本身”。既然现有模式不可持续,新的模式还未看清,“试验”是件必然的事情,而且用来试验的,也只能是羽泉本身。因为“一方面,传统行业话语权的拥有者不愿改变,因为——他们拥有了过往的成功经验,才有了今天的地位、话语权。让他们颠覆自己,这是人性的难题。另一方面,市场还没有难到饿死的程度、还没有到被逼无奈的情况。”
既然拿羽泉做试验和尝试,就必然会有错的地方和机会。而作为一个明星,在投资场上犯的错会造成更大的谈资和话柄。面对这个问题,在采访中,海泉看着记者,回答:“这个世界是特别势力和现实的,不管过去做对了多少次,可能错了一次就会有人来踩你、贬你,如果太在乎这种事情,是肯定不行的。”“我们一定会经历很多很多失败,我们现在所努力的结果,可能需要十几二十年才能看到。我不是特别纠结于哪件事情的完美不完美,成功不完美,我只是觉得我做所有的努力,其实都是寻找志同道合的人,达成更长远的结果,就这么简单。这让我们比过去更辛苦,但是并没有觉得更累。”
关键字:互联网,营销,策划
分享到:
责任编辑:佚名
>> 热门搜索
手机客户端下载